啼啼生日快樂,我又想不到標題了之後再補上(欸

*韓葉+藍雨
*生日賀文所以不占tag只放注意事項
*借用了 @超黑極細眼線筆 的土地神paro
@啼啼  拿到電腦重新@了一遍!
*以下正文




旅途中,一人一神抵達一個小漁村。
雖然在內陸生活,韓文清卻不是第一次看到海,他們之前去過另一個比這小漁村大的多的港口城市,因為與其他國家的貿易變得十分興盛,葉修說那裏在受到神的庇佑之後成長得很好,就算那裏的守護神已經離開了也還能繁榮很長一段時間。
他們要離開海港那時,海邊旅館的老闆請葉修帶口信,若是在路上遇見他們的土地神就能轉告了。
然後變成人型在旅館裡打雜的海帶精立刻噴了一長串的『口信』。
葉修等他說完後看著旅館老闆:「行啊,有什麼吩咐我要是遇到那沒下限的就幫你說一聲。」
旅館老闆本來想寫信,但想想那位大人一直在當神,沒念什麼書可能看不懂。
請葉修幫他念的要求則是被果斷拒絕了。
「我才不想幫你念沒羞沒躁的情書。」

對了,我們一開始說他們來到一個小漁村,那是離開港口城鎮之後過去好一陣子的事了。
雖然是小漁村,最近幾年村裡的漁獲量卻十分不錯,一年四季漁船就算沒滿載而歸也能不愁吃穿。
漁夫們也都是老實人,並不會想著把網眼弄小,多抓些魚大發利市,只是把賣魚盈餘的錢拿去村裡的小酒館多叫點酒和下酒菜,互相炫耀比拼又抓了什麼大魚。
韓文清隨著信心滿滿的葉修走進小酒館,裡頭有一個炒下酒菜的胖大媽和一個送啤酒的小姑娘。
「要喝點什麼?」
「......不好意思,妳們這酒館就只有妳們倆嗎?」
「當然,要喝點什麼?我們店啤酒最多,但其他的酒也是有的。」
「給他來杯啤酒,再隨便炒兩盤下酒菜。」葉修用他的紅傘指著韓文清這麼對小姑娘說,然後轉身推店門走了。「老韓你自便,我去找個人哈。」
「......」

小漁村盡頭有個海岬,海岬盡頭搭了個賣燒魚的小棚子,燒魚攤的主人就算到了晚上也會點起油燈坐在海岬邊上釣魚,釣到什麼就往身邊的桶裡扔,有人要買魚吃他就釣竿往石頭上一插,隨便抓一條起身烤魚。不過葉修探頭一看,這桶裡倒有一半是海帶。
「你這樣能賺幾個錢啊?」
小攤主人哼了一聲,兀自調整魚竿。「你懂個屁?那群漁夫可愛吃老夫的魚了。」
「就吹吧。」葉修往他旁邊一坐。「我來這之前路過藍雨,有個旅館老闆讓我捎口信給你。」
「又想來藍雨需要你那套?說給虛空人聽去吧。這村子挺好,我就賴這兒了。」
嘉世土地神的輕笑聲讓那垂釣者差點沒把吃飯傢伙抖到海岬下去。「真臭美,他們讓我說的可是藍雨已經不需要你了呢。」
「那群忘恩負義的小崽子!」
「哥還沒說完呢,別急著罵。你那群忘恩負義的小崽子希望你讓他們盡點孝道,回藍雨去享清福,別在別的地方當無人供奉的流浪神明了。」
釣線捲動,又一片海帶被帶著燙傷和厚繭的手塞進木桶裡。「如果是說他那間旅館的話老夫保證一點清福都享不到好嗎?」
葉修想到那個海帶精,覺得這話十分有道理。
「還有你怎麼不在嘉世享你的清福去,還有臉跑來這兒叫別人不要流浪?」
「那可不是哥說的,哥只是傳口信。」烏雲聚集的夜空落下細雨,葉修撐起他的紅傘遮住兩人。「和你一樣啊,嘉世不需要我了唄。」
一直在專心釣魚的人終於正眼瞧葉修,一臉的驚愕。「嘉世能不要你?你又不像老夫......」他說到這裡就噤聲了。一個土地神能落的不被需要的地步,想來是有很多因素的,他也算是個過來人。
「消息太不流通啊。」
「你倒是流通個我看看!」他們這票土地神可是上任後就不太能外出走動,他能知道葉修的事情還是因為離港出走時想著去內陸看看就到處走了一遭......和葉修正做的事情差不了多少。
雖然最後還是回到海邊了。
「這不正流通嗎?還能幫你帶消息呢。」
「現在帶完了就圓溜地滾吧,哪兒有地種哪兒去,讓老夫自個釣魚就好。」
雨還在下,海岬的小岩洞裡漸漸積出水窪,他們聽見有個腳步聲從村子的方向來,又快又穩,但好像濺起了一些雨水。
葉修慢吞吞地爬起身。「哎,滾就滾吧,不過還是奉勸你一句,回藍雨吃好穿好不用幹活當個吉祥物過日子也是不錯的。」
「呸,誰是吉祥物!」
「......至少藍雨的人不會追著你要殺啊。」說完葉修便撐著傘,迎上從村裡跑過來的韓文清,把另一個人留在雨裡走了。

他們擠在一把傘下,慢慢走回那個有客房供旅人住宿的酒館。
「你這是喝高了出來透氣?」葉修賊笑著揶揄黑臉難得有些紅的韓文清。
但韓文清沒理他。「找到人了?」
自討沒趣的葉修也沒再掐同一件事,就順著他的話題說下去。「哎,話也都帶到了。」
「他會回去嗎?」韓文清對那個旅館老闆印象不錯,至少他說希望土地神回來時非常誠懇。
「我看是會......我們這些神吶,對自己庇佑過的地方總是會有些留戀。」
「那你打算回嘉世村嗎?」
「......你猜?」

2014-10-01
评论-2 热度-11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