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寸一發...這次可能 可能有第二發吧系列(??????

*大家豪久不見

*這次是狼兄弟PARO

*最近在忙...牙齒矯正

*手感都給牙齒痠沒了TT

*老韓要下山回部落時可能會用滾的吧(並不會好嗎




最先有動作的是聽力極佳的唐柔和無時無刻都把警覺性維持在最強的莫凡,他們一個提著石矛站起身一個一下子竄到紮營處的陰影裡去,於是剩下的所有成員都看著唐柔--因為莫凡不會說。

除了葉修。

「有東西來了。」唐柔警戒而雀躍地看著從山下通往他們紮營樹林的道路。

「是什麼?」陳果很緊張,她只是陰錯陽差遇見葉修才會和他一起行動,在這個亂七八糟的流浪者群聚體裡毫無疑問是最沒有戰力的。

「老大別擔心,不管來的是什麼我都不會讓它碰你一根寒毛的!」包子拽起投石甩了甩,他的位置--應該說他們在營地落座的位置都是有安排過的,最容易被敵人闖入的地方永遠會坐著包榮興和唐柔,次要的幾個出入口則是由方銳、莫凡和喬一帆各自把守,能隨時進行支援或是非近身戰士的其他幾位就都窩在營火邊了。

唐柔已經很確定來者是朝著他們的方向過來的,甚至其他幾個人也聽到輕微的人類走動聲了。她又瞥葉修一眼,他們這群人裡最有可能引來其他氏族敵人的首領此時卻非常悠哉地在和魏琛搶菸草袋,而已經警戒起來的魏琛一手握著他的施術巫杖,另一手還是死不放開那張鹿皮袋。

最後問出口的是蘇沐橙。「是認識的人嗎?」

「哎,就是頭熊而已,沒啥好緊張的。」葉修皺起眉頭,卻是因為搶菸草搶得用上勁了。「老魏快鬆手!」

「這袋可是老夫的!不過你說熊,莫非是......」

「是啊,還不快鬆手。」

旁邊的小輩還一頭霧水,此刻弄清楚狀況的只有蘇沐橙、不遠處樹叢裡憋笑得捲起來的方銳和悻悻然鬆開手讓葉修摸走一把菸草的魏琛。



韓文清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踏進流浪者葉修和他的同伴的紮營處的。他從衣服上臂處縫著虎皮、看起來很想捅他兩矛的少女看到腰間繫著鹿角魔奇術器、手裡卻拿著一臂長的扁木棍作為武器的少年;再看到整張臉藏在兜帽陰影下、只有叼著煙斗的嘴和長著鬍渣的下巴看得見的魔奇師,最後視線停在巧笑倩兮的蘇沐橙--旁邊的葉修身上,他正忙著用菸草把菸斗塞得滿滿的。

「新傑說你會路過這一帶。」他這麼說,算是解釋了自己為什麼會在此地現身。

「這不廢話,不然你現在看到的是啥?」葉修用營火點起菸,深吸一口後吐出個大煙圈。「既然來了,有沒有帶點菸草給哥啊?這樣每天跟老魏爭一袋實在不是辦法。」

「葉修誰讓你拱了老夫的身分!」

「怎麼,你跟老韓還有仇了?正好啊把你送上你的菸就都歸我了。」

「誰不知道你跟他仇大著,老韓我把老葉綁了送你能換多少菸啊?」抽菸的魔奇師扯下兜帽,果然是河豚族幾年前失蹤的魔奇師魏琛。

沒見過的女人拉拉蘇沐橙,狼族第一弓箭手朝她微微一笑。「這位是棕熊族的族長,韓文清,方銳也認識的。」

韓文清眉毛一挑。「方銳也跟你們一道了?」

「可不是嗎?」葉修扭頭朝樹叢裡喊。「聽說林敬言現在待熊族了,你要不要順便去找他喝個酒啊?」

「你讓我們躲起來防守意義何在啊老葉!」方銳一臉痛苦地摸出他的小灌木叢,爬到營火邊用棍子從裡頭撥出用泥巴包起來的水鳥蛋。「我真能去?」

「不能。」

「滾蛋!」

「說笑的。」葉修拍拍皮褲站起身。「我跟老韓去聊聊啊,聊完回來就放你去熊族探親,順便幫咱們帶點生活資源。」

「葉修!」韓文清捏緊拳頭作勢打他,誰不知道讓方銳那隻真實意義上的老狐狸去族丟的東西只會多不會少。

「欸,咱倆什麼交情別計較這麼多。」走到韓文清身旁拍拍他繃緊的指節,葉修衝他現在的族人--雖然氏族動物不那麼統一,但確實是族人--揚起嘴角。「我去去就回啊。」





2014-08-21韓葉
评论-1 热度-20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