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寸一發就累了系列(?!

*韓葉黑手黨趴囉
*為爽而寫
*葉修在東南亞唸考古學
*沒唸完就被退學了
*手機發文,排版杯具
*沒 有 後 續









韓文清為了處理霸圖家族的一些產業,在東南亞待了兩個月。
既短,又因為某些理由充實過頭的兩個月。
在他終於搭上回國的飛機時,卻發現那個讓他在東南亞的生活變得無比充實的罪魁禍首就坐在他隔壁,再過去一個位置是雙眼哭的紅腫的蘇沐橙。
「葉修,你搞什麼。」他壓低音量,語氣不善。
這不能怪他,既是敵對家族的繼承人候選,又嚴重打亂他的計畫,現在還跟他一起搭上回國的飛機,是個黑手黨都不會安心。
「怕你一個人回國孤單寂寞呢。」
韓文清本以為葉修會這麼說,但他因為機艙禁煙嚼著口香糖的嘴抿了抿,不帶笑容。
「沐秋……秋木蘇死了。不然你以為我想回去呢?」
這話令他心裡震驚。因為名字的關係,韓文清一直以為蘇沐橙就是嘉世第一殺手秋木蘇,但看這模樣顯然只是她的親人。
初遇葉修時,他不可避免地把對方認成曝光度更高的葉秋,不過很快就明白這對雙胞胎相似的只有那副皮囊,以及葉修根本不打算繼承嘉世首領的位置。
他覺得挺可惜,因為葉修是個比葉秋更有趣的對手。至少在飛機上跟他同坐——韓文清打死都不信這是巧合——就十足夠膽色。
「看你那臉色,是把沐橙當作秋木蘇了吧。」葉修嘴角微勾。「傻吧你。我爺爺死時,沐橙連槍都拿不穩呢。」
「嘉世的老首領是秋木蘇殺的?!」把嘉世作為頭號敵手的霸圖可從來不知道這回事,他們也為了這樁命案困惑許久,因為下令暗殺的並不是霸圖。
現在聽來 ,倒像是嘉世的內部鬥爭。
「唉唷,忘了這事只有哥幾個知道,畢竟沐秋只跟我們招過。」葉修那表情,連貓都不信他真忘了。「老韓啊,我跟你說個故事吧。」

葉修記的很清楚,爺爺死掉的那天,爸爸媽媽帶葉秋去參加小提琴比賽。
很疼他們的爺爺把他叫進房裡,爺爺的房間有個大落地窗,採光很好。平常玻璃窗是關上的,但那天有點悶熱,爺爺就開了窗,把他抱在膝蓋上不著邊際地說著話。
在葉修聽老人經聽的有些膩時,一個熱熱的東西擦著他腦袋邊飛過去,爺爺「啊……」了一聲,一槍斃命。
他很冷靜,因為他知道爺爺的身分,什麼時候死掉,怎麼死掉都不奇怪。
所以他滑下爺爺逐漸僵硬的膝蓋,跑出去告訴家裡穿著黑西裝走來走去的大叔們。
後來,在爺爺的葬禮上,他突然想到,如果那個殺手的槍法不夠準,死掉的是不是就不是爺爺,而是自己了?
爺爺為什麼要打開窗戶,又把自己抱在胸前呢?


「老韓,你說,為什麼呢?」
問你爺爺去。韓文清想這麼答,但黑手黨的血已經告訴他那個昭然若揭的答案。
所以他保持緘默。



2014-07-23韓葉
评论-4 热度-20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