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都忘了擦藥就務一下正業

*是韓葉
*設定在最尾端
*因為小夥伴許久前一張圖引發的血……的文梗
*我腦筋不好所以應該不會有後續
*拘束衣葉修好好次





「韓醫師,昨天夜裡移送過來的那位病人,指定由你做主治醫師。」韓文清一到醫院同僚就丟給他這句話。

昨天夜裡?韓文清皺起眉頭,為什麼會有病人指定主定醫師之後卻在主治醫師不在場的情況下移送呢?而且光是指定自己就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

因為天生外表凶惡,韓文清通常負責那些已經嚴重到不會被他的臉嚇著的病患,已經是比起主治醫師更像是看護的等級了。即使如此,他依然盡心盡力、一視同仁地對待他的每一位病人。醫院裡的同事也十分體諒這點,但畢竟精神病患者被嚇到是會直接表現出來的,而且通常會有不良影響,他們只能在其他地方給予這位同僚支持。

「我知道了,那位病人現在在哪間病房?」

「這是他的資料。」一位護士從架子上方抽出一個資料夾遞給韓文清。「他現在在......呃......四樓的padded room裡。最後面那間。」

不但在深夜送來,還一送來就關padded room?韓文清的眉頭又皺的更緊了些。他抽出資料夾裏的紙張,最上面一張有病患的照片。瀏海長的有些頹廢,目光卻直直看著鏡頭,嘴唇的一端向上彎起,像是......在嘲笑拍照的人。照片旁的姓名欄寫著病患的名字,葉修。

這個人,真的瘋了?

護士又湊過來,壓低音量叮囑韓文清。「送他來的人說不管他說什麼都別相信他,病患有嚴重的妄想症,但一切對話都要如實紀錄。」

剛補上的一條資訊讓韓文清更加起疑心,但無論如何都得先見到人再說。他一邊翻資料一邊走向自己的小辦公室,換了一套對付暴力傾向病患專用的衣服--棉質T和運動褲,連拉鏈都沒有--然後連病患資料都不帶就前往四樓,畢竟只要使用得當,紙張也能是殺人利器。

一打開門他就知道自己不需要這麼小心翼翼,這個特殊的病人不只被塞進全是軟墊的白色房間,還套著白色拘束衣,現在屈著膝蓋雙手合十,蹲坐在角落裡,一臉無聊。

臉和資料照一樣,頭髮稍微長點,雙頰是會讓人想捏一把的弧度,被拘束衣緊包著的身體卻十分瘦削,依韓文清對拘束衣厚度的了解,他毫不懷疑這個人的體重不到65公斤。

葉修把清澈的目光轉向剛進來的韓文清,並開口說出第一句話時,他的經驗和直覺告訴他——這個患者,根本沒有心理疾病。

「哎,賞根菸唄?」







以下設定

葉修是某宗國家機密竊取案的共犯,因主嫌(應該是蘇沐秋)尚未落網加上身分特殊無法送進監獄進行拷問,於是被安上精神病患者的身分關在精神病院裡,而且大多數時間都關在padded room裡,打著逼瘋他問出主嫌下落的主意。

韓文清是不及格心理醫師(因為臉),他的不及格履歷讓他被選去做葉修(做個樣子的)主治醫師。


2014-07-19韓葉
评论-10 热度-43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