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平葉】你應被歌頌

*平葉好萌啊TTTTTT

*大孫真的很帥,超帥,在我心裡的形象非常高大上

*邊寫邊自己哭成了狗

*唯一不會被葉修嘲諷到開狂暴的大神,孫哲平

*因為他本來就狂暴狀態常駐。

 

 

 

 

 

 

葉修退役之後留在興欣當起了顧問,除了打比賽外什麼都攪和一點,還靠著在嘉世時的經驗把興欣的訓練營也帶起來了。

新成立的訓練營裡有個操作還行的小鬼用的是狂劍士,沒有在練習時就盯著百花隊長于鋒的比賽視頻,稚氣的臉繃的死緊。葉修跟他打過指導賽,幾場下來覺得這小子很不錯,就是不能學于鋒那套,反而更像是--

他跟方銳借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到北京的。

「哎,老孫啊,退役之後很閒吧,要不要來我這玩玩?」

 

孫哲平確實沒什麼事,他退役之後主要在玩投資,現在擁有的資產完全當的起其他人叫的孫土豪三個字,所以葉修一提出邀請他就二話不說買了機票到興欣去。

他和葉修的關係特別難以言喻。第一次退役幾年後,葉修遇到他,邀他幫忙打挑戰賽。那時他就覺得自己手傷退役的心情......大概只有把榮耀當作生命的葉修能懂了。

是的,就連張佳樂都不懂,因為他的好搭檔必須承受的是另一種不同卻同樣直入骨髓的痛,不需要孫哲平再加重那份負擔。

剛到久違的興欣門口,都還沒問人呢,魏琛就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了。

「看看這都誰啊?今天什麼風把你吹來啦老孫?」藍雨的老隊長手上提著菸,似乎是剛去買東西回來。

「老葉找我來的。」

「哎唷,那你別走這,老葉不方便從這下來,他的臉太招人。」魏琛朝他招手,往興欣後門鑽過去,明明只是在帶路看上去都能特別猥瑣。「他可不像我們退役了年輕人就不認得啦,現在出門不偽裝一下偶爾還被追著跑,結果就衝這點最近買菸這差事都落老夫手上,你說這人是不是特別沒下限?」

「好像你多有下限似的。」

「......內啥,二樓右邊第一扇門就是訓練營啦,老葉現在多半在那,老夫趕著回去幫公會刷材料就不送啦。」

「好,謝啦。要幫你拿菸給他嗎?」

魏琛露出來的笑容特別壞心眼。「訓練營全是小孩子,他憋死都得禁菸。」

 

 


肩膀被孫哲平拍了一下時,葉修叼著沒點著的菸,正陪一個練槍砲師、一看就知道是蘇沐橙小粉絲的女孩子打指導賽,小姑娘趁著他被拍肩膀分神時甩出穩定砲架對著葉修的人物一通狂轟猛炸。

當然最後還是毫無懸念地慘敗。「時機抓得很準,手速不錯但應該還能再提升......主要的問題是瞄準的準確度太低了,有空把押槍練起來吧,要練到想打哪就打哪的地步。」

「謝謝葉神!」

「行了。」葉修擺擺手,轉向孫哲平。「你速度還挺快啊?」

「退役之後很閒。」孫哲平笑著用他說過的話回應。

「左手還行?」

「打一場試試?」

「確實要打,不過不是跟我。」葉修從抽屜裡摸出張帳號卡放孫哲平手裡,就拉著他往另一台電腦去,他都沒來的及說自己其實帶了再睡一夏。

他們來到一個正在做練習的學員旁邊,螢幕上是個正在跑跳衝刺的狂劍士,孫哲平一看就知道這孩子正在試著改變自己的打法--原本的操作方式跟自己很像,現在卻在各個自己會放開的細部動作很壓抑地把自己的操作變得細緻謹慎,像是在模仿現任第一狂劍的于鋒。

「行了,不是叫你緩緩,先別這樣練嗎?」葉修叫住他,小鬼有些緊張地站起來行禮。「去競技場開個房,旁邊這大叔陪你練一場。」

「他是誰?」

「說的你年紀比我小似的。」

他們兩人同時對葉修開口,葉修卻誰都沒理。「你開房間就是了。」

 

 


於是興欣的小學員被孫哲平毫不間斷的攻勢砍翻了,一局打完時其他學員還有好幾個沒來的及圍到電腦邊。

小鬼嚇的張大嘴巴:「......樓冠寧選手?」

孫哲平扭頭看葉修。葉修遞給他的帳號卡竟然是個女狂劍,他都不知道該先算哪筆帳。

但葉修的表情讓他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沒在笑,也沒有說什麼嘲諷的話,有幾秒就那麼安靜地夾著那支沒點上的菸,面無表情看著說出樓冠寧名字的少年。

然後是『嘶』的一聲輕笑。「第一狂劍孫哲平,沒聽過?」

少年依然張著嘴,搖搖頭。

「真是大叔了哈?」

「可不是嗎。」

被孫哲平電慘了的小鬼卻像是剛打了十連勝,看著兩人的眼睛都要發光。「我也能......這樣打嗎?」看起來是被孫哲平十足硬派賣血不用錢的打法完全征服了。

孫哲平大拇指朝後比,指著站在身後的葉修。「問他。」

葉修本來就是這個打算,他走過去用沒夾菸的手揉小鬼腦袋。「自己去找落花狼藉第五賽季前的視頻來看吧,或是再睡一夏。」

「是......謝謝葉神!」

 

 


指導時間結束後,兩人站在陽台上,葉修終於能把菸點著。

「還真不錯啊?」

「也就是試試,我可沒本事再幫他找個張佳樂。」

「沒說那個。」孫哲平朝他伸手,葉修會意地從口袋裡摸出一支菸給他。「葉神,挺好的不是?」

「......你也值啊。」榮耀教科書呼出一口白煙,語氣裡帶著若有似無的遺憾。

果然,葉修是懂得的。孫哲平想著。

這樣也就夠了,因為已經無法改變。

「孫大神,再跟我打一場吧!」剛才被他砍翻在地的小鬼突然闖進陽台,一臉的汗看起來像是在樓裡找他們找了很久。「啊......手不累的話!」

葉修看著他,揚起嘴角。「菸記得熄了啊,孫大神。」

 

 

 


评论-12 热度-97

评论(1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