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你是吃海鮮呢是吃海鮮呢還是吃海鮮呢 3

*因為海裡沒有菸草誕生的三

*尾巴戲分越來越多了

*小夥伴問我大鍋湯是不是我的伙食

*真相是我的大鍋湯料比老韓的少多了,也沒有小魚乾熬

*其實我還想問個問題,就是葉修吃不吃鮪魚罐頭,雖然好像太油

*還有葉修吃不吃貓罐頭

*人魚的伙食掉等級掉的有點嚴重

*今天也努力湊滿了八句廢話

 

 

 

 



 

有件事韓文清覺得自己可能要跟管理世界遺產的組織道個歉,那就是他竟然讓一隻人魚染上菸癮。

葉修在他抽菸時起了好奇心,跟他說就吸一口,韓文清想他大概會被嗆到--光是想像就心情愉快的畫面--就把還剩半截的菸遞過去。人魚學著他的樣子咬住菸屁股,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然後吐出。

淡色的菸從葉修嘴裡和耳後靠近脖子的位置飄出,韓文清奇怪地看他。「......你連鰓都有?」

「在水裡沒了鰓就跟你們人類在陸地上沒鼻孔一樣,懂?」葉修拉著他手,湊上去又使勁吸一口。「哎,真是好東西!水裡就沒有這個......給哥單獨點一支吧老韓。」

然後葉修就染上菸癮了。

 

 

就算答應一天幫他點一支菸,葉修還是會變著法子試圖拿到更多,從趁韓文清不在家時爬出浴缸去找到翻韓文清剛換下放在浴室的衣褲,無所不用其極,家中快速增加的菸屁股讓韓文清思考著自己是不是乾脆戒菸得了,不然這樣抽下去不但家中成天烏煙瘴氣,菸錢累積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他一向想到就做,所以把家裡剩下的菸抽完後他就不再買了,結果隔天回家一開門就看到那隻人魚面朝下用很難看的姿勢趴在門邊,還弄出了會讓他沒法發出聲音的雙腿。

「搞什麼你!」他粗魯地拖著葉修的腿,沿著那條濕漉漉的痕跡往浴室走,手上的觸感讓他知道人魚在掙扎,但管它呢?把自己聲音弄沒,被拖活該!

韓文清使勁把葉修扔回浴缸裡,濺起一片水花。「輕點不成麼!哥可是稀有物種中的稀有物種,撞壞你賠得起?!」

我都讓你染菸癮了,撞一下也沒啥。韓文清想。

「你在門邊做什麼?」

「想去買菸唄。」

不能說話、光著身子還帶蹼和鱗片,就這樣想去買菸?直接進海洋生物研究所了吧這是。

「老韓同志,賞根菸抽?」人魚趴在浴缸邊上裝可憐。

韓文清決定實行籌備了幾天的計畫。「吃了飯再說。」

 

 

他從冰箱裡拿出各種蔬菜、片的薄薄的肉片,和一鍋前兩天就先泡好的昆布柴魚高湯,裡頭的小魚乾和昆布柴魚都讓韓文清很是痛心地煮到沒味道然後扔掉了。

可想而知,那鍋湯對人魚來說多有吸引力。

什錦湯說穿了就是有什麼材料扔什麼的湯--另一個比較通俗的名字是,大鍋湯。

胡蘿蔔、白菜和高麗菜切片,洋蔥切絲,莧菜和金針菇切段,蘿蔔玉米切塊,和那些便宜肉片一起通通下鍋煮了,再煮一鍋白飯,韓文清學生時期經常就這樣解決好幾天的伙食。

不過葉修不太喜歡吃白飯,韓文清通常只在他抱怨魚不夠吃時硬塞他幾口讓他閉嘴。

 

 

那鍋鮮香氣十足的湯端到浴室時,葉修的尾巴看著都要翹起來了。

韓文清把湯放在浴缸邊沿上,小心架好。「打翻燙熟自己就是你活該。」

葉修沒理他,拿湯勺在他專用的小鍋裡又撈又攪,韓文清就站一旁等著。

「......魚肉呢?蝦子?不然蝦米也成啊!」撈不到丁點海鮮末的人魚整隻萎了,就著湯勺小口啜著唯一有魚味的湯,邊喝邊抱怨。「老韓你這是虐待動物,會被投訴的啊,不正確的餵食可能會造成死亡你知道嗎?」

「之前買菸花太多錢,只好縮減食物上的開銷。」

葉修喝兩口湯就不幹了,上半身連著腦袋縮到水底下閉著眼睛吐泡泡裝死,放不進浴缸的尾巴懨懨地掛在外頭。

韓文清嘆氣,轉身去冰箱拿了一盒綜合生魚片--其實只是生魚片攤販切完剩下的不成形或是帶皮的邊角料,但對葉修來說這樣就很夠了。

人魚對主食的味道極其靈敏,韓文清一進浴室就看到葉修原地滿血復活,而且尾巴真真實實地翹起來了。

「想吃?」

「特別想!」葉修努力伸長手,但整條魚都快要滑出浴缸還是摸不到門邊的韓文清和他手上的魚肉。「老韓求投餵!」

「那你得戒菸。」

像是裡頭氣體被放掉的氣球,人魚又萎了,蒼白修長的手臂垂在浴缸外。

韓文清不著急,就等著。

「......哥克制點,一天三支就是。」

「戒菸。」三支叫克制?唬誰都唬不倒韓文清!

「兩支。」葉修一臉沉痛。

「......一支,我每天從公司帶回來。」

「一支半?」

「哪來的半。」拿出藏在背後的醬油罐,韓文清作勢要淋在魚肉上。

「別別別!一支!就一支!別這樣對待哥的伙食!」見到鮮美的魚肉要慘遭醬油毒手,葉修的尾巴慌張地甩了起來,把浴缸旁的牆壁都潑濕了。

達到自己的目的,韓文清十分乾脆地把那盒魚肉給了葉修,附山葵醬。

而被山葵醬嗆到的葉修把那鍋什錦湯都喝乾了。

只剩下料。

 

 

2014-07-15韓葉
评论-17 热度-60

评论(1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