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小家庭】以前我長大想當警察,現在我長大還是想當警察17-20

*韓葉警察PARO

*四人小家庭,小朋友是邱非和唐柔

*不是生子,不用擔心(?)

*本篇掉落大量策軒,不適請迴避,順便 @超黑極細眼線筆 



17.

唐柔每星期三都得去上鋼琴課不能陪邱非回家,葉修、韓文清和蘇沐橙若是其中一個有空的話邱非可以去警局窩著寫作業,但這機會實在不大。

邱非年紀比唐柔小,雖然開始學防身術了卻還沒學滿一套,更別說像姊姊那樣熟練了,葉修再沒下限也不可能讓這樣的小孩子一個人回家,何況還有個韓文清呢。

所以一到星期三,就會有個不太愛笑的阿策哥哥到小學去接邱非放學。



18.


阿策哥哥跟阿軒哥哥住在一起,就在葉修他們家附近另一個小區裡,葉修拖著韓文清提著邱非去拜託他們幫忙接邱非下課時跟他介紹的是:江戶川柯南和灰原哀。

邱非很迷柯南,他覺得柯南雖然都不長大但是特別聰明特別帥,一下子眼睛就閃亮了。

問題是阿軒哥哥--也就是李軒--被叫作柯南不是因為他的破案能力,而是因為他的吸案件體質。

有多嚴重呢?大約是某個星期三李軒終於受不了家裡蹲的生活,決定跟吳羽策一起去小學接邱非下課時,兩個人順手在學校附近的行道樹下折了一個誘拐男童的現行犯,接到邱非後在押送現行犯回警局的路上又順手抓到一個扒手這麼嚴重。

「還好學校離局裡不遠,不然我們兩個的手就不夠用了呢。」押著誘拐犯的李軒一臉輕鬆。

「有自覺是不壞,但這種跟你出門一定得帶兩副手銬的生活不覺得很累心嗎。」押著扒手的吳羽策十分淡定。

「我也不是自願的嘛。」

「你小時後怎麼沒被撕票啊?」李軒小時候綁架過也被賣掉過在熟人之間早已不是新聞,能平安長大實在是上輩子燒了不少好香。

「那不就不會遇到阿策了嗎,哈哈。」

邱非很獨立地不用阿策哥哥牽著,乖乖走在兩人中間,覺得爸爸們身邊大概都沒有正常人。不過柯南的體質還是滿酷的。



19.


等到邱非再大一些,他才知道逮捕現行犯是需要出示警察證件的。

「那為什麼策哥他們可以執行逮捕動作?」他們的工作不是家裡蹲嗎?他瞪大眼睛看著葉修,沒說出很失禮的猜測。

「哦,他們本來就是我們的同事,你去他們家這麼多次沒見過他們的槍?」

當然沒有!邱非用力搖頭。「那他們為什麼不用去警局上班?」

葉修立刻嚴肅起來,至少表面上嚴肅了點。「這是上頭下的命令,要求他們在家待命。雖然吳羽策那小子各方面都很出色也沒有柯南體質,本來是可以不用的......但不把他們綁在一起讓阿軒自己亂跑的話--」

「暴增的工作量會把局裏同仁們壓垮的。」

「......」所以每次不小心抓到現行犯送過去那些警察叔叔阿姨哥哥姊姊們才會發出慘叫要他們快回家去嗎。

「他們現在是以特別行動小組的名義擔任員警,在家裡還是要工作。」韓文清做了補充說明。「主要是一些行動策劃和案件分析,因為李軒有很優秀的大局觀,有需要的話他們也會參與攻堅--通常收穫會比預期的多。」

這就是能力的正確使用方式,當初向上頭提出這個建議的葉修覺得自己簡直太有智慧了。



20.


李軒跟吳羽策的相識相知也滿離奇的,去問葉修的話他會講兩句之後就笑的說不下去,最後幫邱非和唐柔補完這段故事的主要還是韓文清。

「李軒小時候被綁架過幾次,也曾經被人口販子抓走賣掉過,其中有一次警方能夠破案救出他是因為綁架犯是吳羽策的叔叔。」韓文清幫笑趴在沙發扶手上的葉修順氣,手勁大的他咳嗽起來。「那時候吳羽策無意間找到被叔叔綁架的李軒,兩人玩了一下李軒就拜託吳羽策幫他報案,這才回到家人身邊。」

「後來兩人考進警校,李軒比吳羽策大了一屆,正好是他的直屬學長,一下子就認出吳羽策,反而是吳羽策沒認出他。」

「哎、這邊我來說,李軒一認出吳羽策就跟他道謝,可是吳羽策沒反應過來,後來李軒跟我們好幾個人都說過吳羽策小時後幫了他多大的忙。」葉修總算緩過氣來。「結果、哈哈、吳羽策那小子一直到兩年後才知道直屬學長就是自己的初戀、哈哈、咳、哈哈哈哈哈,你們說這多好笑!以後有了初戀千萬要把對方的臉給記牢啊,雖然阿軒確實長的普通了點--」

韓文清吼他。「跟小孩亂講什麼!」

「......老韓你擔心什麼?你的臉哥想忘記還怕在夢裡被嚇醒呢。」







跟小夥伴聊了一下柯南體質的李軒,感覺這小孩從小就神經特別大條,被綁架也不哭不鬧還會問綁架犯要咖哩吃。

阿策發現真相的情況大概是這樣的:

還在念警校時楚云秀跟方銳等人正在拿李軒小時候被綁架的事做文章笑他,碰巧阿策從旁邊過去。

「反正後來平安回來了嘛,這也要感謝阿策......欸欸阿策我們剛好聊到你呢!」

「......?!」

順帶一提老韓說的『李軒在認出阿策時向他道謝』其實只有一句:「那時謝謝你了啊!」
媽蛋!這樣誰知道!(BY被葉修笑了兩百次差點氣吐血的吳羽策

2014-07-03韓葉策軒
评论-11 热度-82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