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韓葉/小家庭】以前我長大想當警察,現在我長大還是想當警察13-16

*韓葉警察PARO

*四人小家庭,小朋友是邱非和唐柔

*不是生子,不用擔心(?)

*本章有參考真實案例,真的,看我真誠的眼...(ry



13.


還在唸警校那時,韓文清跟葉修兩個人佔了一間四人宿舍。

美其名可以說是優等生的特別待遇,實際上大家都知道是因為同屆的學生裡除了韓文清以外沒人有本事跟葉修日夜相處還不被鬧到精分。

喔,他們其實還有第三個室友叫郭明宇,八百年也沒見回過一次寢室的那種,畢業後更是從警界消失的無影無蹤,葉修後來拖著老韓帶孩子也跟他半點屁關係沒有,但他在這次的故事裡正好開了個門。

字面意義上的開了個門。



14.


都說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

饒是硬漢如韓文清,撞在智齒痛這玩意兒上也落的......出寢室洗個澡收回來的不止錢包還有毛巾臉盆肥皂甚至一條不知道誰的胖次。

「唉唷,老韓你終於從勒索犯變成搶劫犯啦?何時去跟老師自首啊?」這是坐在椅子上看著韓文清把一堆戰利品堆在寢室門邊的葉修。

「閉嘴!」這是智齒痛所以比平常更不想跟葉修貧,正在盤算要怎麼還臉盆的韓文清。

哎,今天脾氣特別差啊?跟韓文清相處一段時日下來,精明如葉修早就能分辨出那張錢包臉只是普通地黑著還是真的有點兒情緒了。

所以對那張錢包臉免疫力特別強的葉修做死地問了,出於一種想抓韓文清把柄的心態。「來來來老韓,哥發揮一下室友愛關心你今天怎麼心情不好了吧。」



15.


沒什麼,就是智齒痛,難受。韓文清被他煩的不行,最後還是招了。

這可不能當把柄用啊,葉修挺失望,沒辦法,誰叫他上學期智齒痛時也是憋著不讓韓文清知道,偷偷溜出去找牙醫然後沒事人一樣回來。

但這仍然阻止不了他找韓文清麻煩。他直接站起來抓了桌上的鑷子小刀酒精燈,純屬興趣準備的工具,腿一跨直接坐到韓文清穿著大褲衩的大腿上。

「幹什麼!」韓文清抓著他肩膀直接就要把人往地上摔,但葉修也反手鉤住他的脖子不讓摔,臉上的笑只能用一個賤字形容。

「長痛不如短痛,老韓我幫你挖了那顆牙吧?左邊右邊上面下面啊?」



16.


葉修要不跑來唸警校絕對是能進醫學院的,韓文清也不曉得那時自己吃錯了什麼藥,就真的讓他拿著酒精燈消毒過的小刀和鑷子坐在自己腿上挖智齒,弄了一嘴的血。

喔,至少他很確定他吃錯的絕對不是麻醉藥,因為就算葉修坐在他大腿上亂動也改變不了嘴裡被動刀的地方痛個半死這個事實。

葉修動作確實很快,在韓文清憋不住痛哼出聲之前他已經把那顆血淋淋帶著點肉的牙挑到一個空餅乾盒裡了。

「你還真的會?」他齜牙咧嘴地問,嘴角沾了血紅紅的。

「拔個智齒,分分鐘的事吧。不過明天記得找正規牙醫好好整理傷口啊。」葉修把那顆牙齒撥來撥去,沒從他大腿上下來。「不過老韓你果然帶種,我也沒想你真敢讓我拔,還以為會被揍呢。」

「葉修!」

「智齒沒蛀啊,嘖嘖還不賴。」

然後他們的幽靈室友就開了門。「我回來拿個......唉唷打擾啦你們繼續。」

「哎不是郭明宇你等等.....」韓文清以為葉修要辯解,但他室友對著關上的門板喊的是:「之前跟我借的酒錢還沒還啊混蛋!」

嗯,明天上課前先去找校醫看看好了。





大家久等啦(有人在等嗎?),最近用電腦的時間少,總算用手機慢慢嚕完了!感謝老韓的智齒壯烈犧牲!(...

真實案例是高中的生物老師在當兵時自己挖了自己的智齒,因為長痛不如短痛。特別猛。

最近也得準備做牙齒矯正啦......啊啊啊,希望我的智齒別作怪(?

下一章會回到小朋友們身上!我保證!

2014-06-26韓葉
评论-21 热度-87

评论(2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