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古風 尚無標題 雙花

1.

人都說苗族女子長的美卻善使蠱,攤上了不好辦,卻從來沒聽過攤上了一個苗族男人該怎麼辦的。

偏偏孫哲平就極其罕有地攤上了這麼一個。

2.

凡是男人都有過胸懷大志的少年時期,那時的少年孫哲平正值一心想遊歷天下、用師傅傳授的武術和重劍大殺四方、稱霸武林的年紀,還在風光明媚的林徑岔路上盤算著要往哪兒走時,右側的道路就乒乒乓乓地來了陣動靜。

為首一個直奔過來的是個少年身形的人影,靈動地邊跳著邊向前跑,邊跑還邊傳來叮叮噹噹響,孫哲平出娘胎以來就沒見過這麼能鬧騰的人。

他後頭跟了一大票人,也不知道是要劫他什麼還是被他劫了什麼,殺氣騰騰的,卻只見那少年手一起一落,煙花火藥地又炸翻了一片人。真漂亮,真厲害。孫哲平想著。畢竟火藥還是個新東西,能用得這麼漂亮精準的可不多見。

然後那少年一邊用奇怪的口音喊著:「少俠、少俠!」一邊往他跑過來時,孫哲平才看清為什麼他跑起來總是叮噹響。那人穿著的並不是中原漢人的服飾,一身的串珠兒和銀鍊子碰碰撞撞的,頭飾上還裝飾著一排大大小小的紅花,不吵才奇怪呢。

「少俠幫幫我吧!他們打劫我呢!」少年跑跳著搶到他身邊,叮噹、叮噹。一身銀子往外放,被打劫怪誰啊?

「就不怕我也打劫你?」

少年眉飛色舞,被追著跑還笑嘻嘻的,然後孫哲平發現他笑起來特好看。「不啊,我就覺得你不是那種漢人。」

「算你有理!」於是他拿起重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是當大俠的一環嘛。

「你就這麼衝上前去,我拿煙花掩護你!殺啊!」

「炸到老子咋辦啊?!」那可是火藥啊,雖然看著量不大但那票劫匪也是一個個又沾血又沾土的啊!

「不會不會的,相信我唄!」孫哲平還真就信了。


3.

最後他們把那幫劫匪殺了個哭爹喊娘,還死了一兩個人。行走江湖嘛,誰不殺人的?

「喂,你這個漢人很厲害啊!叫什麼名字?」少年站在石塊上,腳一踮一踮的靜不下來。

「孫哲平。」他也覺得自己挺厲害的,不過最厲害的還是少年扔出去的火藥竟然真的一點兒也沒噴到他,還用炸起來的煙塵幫他做極佳的掩護。

「你呢?還有你是哪兒人啊?」

「你們漢人說我們那叫苗疆,我的漢人名字還沒起,就叫樂樂吧。」他跳下石塊跑到他身邊,又是一陣叮噹聲。

「大孫我們一道吧,我正缺個像你這樣的伴兒!」

大孫?孫哲平對這暱稱只是笑了笑。「怎樣的伴啊?衝前頭幫你賣血?」

「都說了不會傷到你的!」

然後他們就真的一道了。


4.

「人家都說苗人善使蠱,怎麼從來不見你用?」

「毒蟲醜,不喜歡。」已經起了漢人名字的張佳樂皺起鼻子。

「怎麼?你比較希望我用蠱啊?」

「不,沒,煙花挺好。」孫哲平也挺難想像樂樂身上掛著蠍子蟾蜍蜈蚣的。


5.

孫哲平一直以為張佳樂真的身上半條毒蟲也沒帶,直到某天他已經搭張佳樂的肩膀搭成了習慣,順勢往下一滑要去摟他的腰卻差點被咬時,才曉得那顏色青翠碧綠的腰帶其實是條赤尾青竹絲。

「樂樂你還說你身上沒毒蟲!」還在蛇身上纏布條掛飾品!能裝!

及時掐著愛蛇七寸沒讓孫哲平被咬到的張佳樂就不樂意了。

「小花怎麼了?他可漂亮的很也乖得很!要不是大孫你要對他亂來他才不咬人呢!」

我要是知道你把蛇纏腰上還取名叫小花我才不碰呢。孫哲平覺得自己跳哪兒都洗不清了。

「要是大孫你喜歡,我就幫你也馴一條嘛,叫大花怎麼樣?」

「好意心領啊。」

「那我們上哪兒去抓?大孫你喜歡怎樣花紋的?」

......都忘了樂樂還聽不太懂漢人的彎彎繞繞。「我是說,甭,謝了。」


6.

後來孫哲平還是得到了他的大花,一條帶猛毒的龜殼花。

他問張佳樂能不能拔了大花的牙,張佳樂卻一臉不可置信地說這樣大花怎麼吃東西?你們漢人真冷血。

你的大花小花才他媽冷血。孫哲平這麼想著,然後讓張佳樂一邊把大花繞他脖子上一邊諄諄教誨要那條龜殼花「不許咬大孫」。

唉,認栽,再信你一次吧。


评论-5 热度-17

评论(5)

热度(17)